小濮信息门户网
时事 综合 教育 文化 科技 健康养生 旅游 娱乐 体育 军事 国际 财经 社会 汽车
小濮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树在历史高处的丰碑——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

历史上最高的树木纪念碑

——写于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一)

通常,人们把1949年视为历史分界线,把解放前和解放后的旧社会与新中国分开。从此,中国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新中国的成立、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及其带来的社会主义革命的进步,开创了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广泛、最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的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的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

什么样的剧烈变化能承受得起“5000年来最大的变化”?什么样的基地可以承载70年龙的翱翔?

1947年7月,刘邓军队跃进大别山数千里,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了战略反攻。毛泽东在给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指示中大声喊出了“打倒蒋介石,建设新中国”的口号。

当时辽沈、淮海、平金三大战役还没有进行,国民党军队的人数暂时超过人民解放军。但是,从全国人民的普遍支持、国民党区域的经济崩溃和军事形势的变化的综合分析中,毛泽东敏锐地意识到,国共两党谁占优势的问题已经解决,下一步就是建设新中国。

事实上,新中国的梦想从中国共产党诞生之日起就已经构想出来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提出,党的目标是用无产阶级革命军推翻资产阶级政权,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由工人阶级重建国家。虽然由于革命形势的变化,这个崇高的纲领已经随着许多现实的目标而改变,但这个激动人心的梦想始终萦绕着中国共产党人的心。经过短暂的反复试验,中国共产党很快就开始了用武力夺取政权的艰苦斗争。

1940年,毛泽东在延安窑洞里写了《新民主主义理论》,其中明确阐述了这场斗争的目标:“我们共产党人多年来不仅为中国的政治经济革命而斗争,也为中国的文化革命而斗争。所有这些的目的是为中华民族建设一个新的社会和新的国家。在这个新的社会和新的国家里,不仅有新的政治、新的经济,还有新的文化。也就是说,我们不仅要把一个受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的中国变成一个政治自由和经济繁荣的中国,还要把一个因旧文化统治而愚昧落后的中国变成一个因新文化统治而文明先进的中国。总之,我们想建设一个新中国。”

1945年,毛泽东在向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提交的政治报告中进一步提高了新中国梦的核心价值,提出“建立一个新中国、一个新民主主义的中国、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繁荣的中国”。

1947年,随着我军全面反攻,“解放”一词在中国共产党的各种声明中频频出现。3月24日,延安八路军总部正式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4月9日,中央政府发布通知,正式使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名称。10月10日发表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宣布了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等几项基本政策,并正式提出“推翻蒋介石,解放全中国”。

此时,新中国的胎动清晰可闻。人们对未来的新国家充满期待和渴望。这就像艾青在《黎明的通知》中表达的那样:

为了我的愿望

诗人,起来

请在夜幕即将降临之前告诉他们。

说他们在等的东西来了!

1949年3月,中国共产党在西柏坡召开了七届二中全会。这是新中国成立前的最后一次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会上,毛泽东大胆地说:“我们不仅擅长摧毁旧世界,而且擅长建设新世界。”

同年6月30日,毛泽东发表了《论人民民主专政》,阐明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让位于工人阶级领导的民主革命和资本主义共和国让位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必然性,指出这是鸦片战争失败后中国人民经过一百多年探索和斗争得出的历史结论。

也正是在这篇文章中,毛泽东充分论述了“人民民主专政”,这是马克思主义国家观的新创造,“人民内部的民主和对反动派的专政相结合,就是人民民主专政”这只是概述了未来新中国国家制度的基本内涵。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宣告成立。中国九州,几千年,一百年的斗争,历史终于在这一刻聚集起来,聚集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

肖主任当时是《大公报》的记者,他回忆道:“如果重生是一个奇迹,今天我看到了有5000年历史的中国的重生。当我老了,我会拍拍我的胸膛,告诉我的子孙,我在地球诞生的那天就在那里!”

数千万人兴奋地感觉到一个新的世界正在到来,社会精英们正在聆听时代的汹涌浪潮。解放前夕,蒋介石设宴招待新当选的中央研究院院士,并邀请他们一起去台湾。结果,在81名院士中,只有9名去了台湾,60名留在了大陆。当中国共产党提出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时,著名的民主人士纷纷响应,“共同推进和完成伟大事业”。在他们看来,他们毕生奋斗的目标很快就会实现。

在过去的70年里,人们逐渐达成共识,新中国的建立不同于以往的任何政权更迭。总的政权更迭不再能概括这一巨大的社会变革。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重大的“解放”,是彻底的“民族解放”,是根本的“人民解放”,是生产关系革命调整后社会生产力的空前解放。这是历史山脉中的喜马拉雅山。他们回顾过去,深刻影响未来。

1949年的第一个“解放”阶段是民族解放。这是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一直奋斗的目标。

1840年,当清政府在鸦片战争中被打败时,它被迫与英国签署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屈辱的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据一些学者统计,从1949年开始的108年中,中国与21个国家签署了745项不平等条约,这在世界殖民主义史上是独一无二的。通过不平等条约,世界大国在中国获得了许多特权和利益,而中国从古典朝贡制度的“中韩上王国”融入现代世界的国际秩序,并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国家。

虽然中国人民从未放弃斗争,但帝国主义一直像一座大山,沉重地压在中国人民身上。因此,新中国一成立,就采取了与历届政府完全不同的外交政策。它断然否认中国和西方国家之间的所有不平等条约,不承认旧外交关系的继续存在。结果,在很短的时间内,它取消了西方列强在中国的剩余特权。毛泽东曾经比喻性地说,这就像“开一个新炉子”和“打扫房子”。旧中国的房子太脏了。当我们打扫干净的时候,我们会再次开门欢迎客人。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通过的《共同纲领》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必须废除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的一切特权。”这包括控制海关和海关的收支,取消在中国的一切外国军事特权,全面恢复中国的领海主权。

据此,外国在中国大陆的一切军事和经济特权将被取消,这就彻底结束了鸦片战争以来长达一个世纪的国家主权被肆意践踏和外国人在中国大陆耀武扬威的屈辱历史。正是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喊出了震惊世界的话:“我们的工作将被写入人类历史。这将表明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现在起已经站了起来。”

“站起来”的感觉对中国人来说更直观。北平东焦敏胡同是古代中国和西方国家大使馆集中的地方。根据1901年的《新州条约》,大国把这个地方改成了“使馆街”。政府完全属于大使馆,中国政府无权过问。它被称为“中国人脸上的疮”。

一九四九年一月三十一日,北平和平解放了。毛泽东命令这座城市的入口必须穿过东焦敏巷。全副武装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昂首阔步地穿过东焦敏胡同,洗刷了近50年来中国武装人员不被允许进入东焦敏胡同的耻辱。看到这种情况,许多热情的群众充满了情感和泪水。

“人民解放”是1949年解放的更深层含义。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政治革命。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的嬴政摧毁了六个国家,开启了中国2000多年的君主专制历史。与此同时,中国经历了起起落落,但作为中国社会最高秩序的封建君主制却很少动摇。无论是唐力王朝、宋钊江山、朱明国还是清朝,都是由君主统治的。黑格尔曾激烈地指出,中国历史本质上没有历史。这只是君主死亡的重复,没有任何进展。

1911年革命推翻了君主制,建立了中华民国,但最终沦为官僚资本统治的少数统治。正如参加辛亥革命的直贡党创始人司徒梅堂所说,虽然它被称为民国,但它与人民无关。

中国共产党人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处于社会底层的工农只有从过去的阶级压迫中解放出来,成为主人,才能成为统治阶级。正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的,“共产党人不屑于隐藏他们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只有用暴力推翻所有现存的社会制度,他们的目标才能实现。”“无产者只是在这场革命中失去了锁链。他们将得到全世界。”

因此,中国共产党一旦成为执政党,就必须坚定地实现自己的政治意愿,与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站在一起。

国家制度是国家的基本性质,即国家权力的阶级性质。在新中国成立前夕,确定什么样的国家制度已经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对此,中国共产党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在一九四八年九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明确指出:“我们政权的阶级性质是:无产阶级领导和建立在工农联盟的基础上,不仅是工农联盟,而且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参加的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6月30日,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进一步提出,“人民民主专政需要工人阶级的领导。因为只有工人阶级是最有远见、最无私和最具革命性的。”此外,“人民民主专政的基础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的联盟,但主要是工人阶级和农民的联盟,因为这两个阶级占中国人口的80%至90%。”

最终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共同纲领》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政府。”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民主的政权,最能反映绝大多数人民的意愿。

宋庆龄曾感叹道:“自1949年10月1日这一历史性的一天以来,中国最大的变化是第一次将“人民”这个词添加到我们的国家称号中。这两个字不是为了装饰,而是历史上第一次,它们也显示了我们政府——人民——的巨大力量。”

一旦人民获得解放,他们必将迸发出推动历史前进的强大力量。毛泽东在新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中充满信心:“中国人民将看到,一旦中国的命运掌握在人民自己手中,当太阳从东方升起时,中国将用自己灿烂的火焰照耀大地,迅速清除反动政府留下的泥水,治愈战争创伤,建设一个新的、强大的、真正的人民共和国。”

早在1919年五四运动后,致力于民族复兴的中国知识分子经过歧视和思考,选择科学社会主义作为实现历史十字路口现代化的正确道路。

这是因为,当时资本主义已经表现出全球性的困境,资本主义制度的基本矛盾,生产社会化和资本私人占有之间的冲突变得非常尖锐。人们普遍认为,只有公有制和计划生产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才能解放生产力,实现国家的繁荣和复兴。

然而,不能指望资产阶级政权会改变自己的生活。经过无数次的考验和错误,中国人民选择了夺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民族政权,用一个凝聚全体人民意志的新中国,为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奠定根本政治前提,为民族复兴扫清根本障碍。

马克思认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正是因为这种基本的矛盾运动,人类社会才从低级形态发展到高级形态。在社会主义公有制之前,所有的经济制度都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因此,马克思指出,“共产主义革命是与传统所有制关系最彻底的决裂。不足为奇的是,它将在其发展过程中与传统观念进行最彻底的决裂。”

共同纲领把新中国划分为新民主主义,即人民民主主义。这意味着中国将向社会主义制度过渡,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将经历前所未有的革命调整。从这个意义上说,1949年的“解放”是历史上最深刻的制度革命,是生产力的空前解放。

马克思主义认为,物质生产力是一切社会生活的物质前提,“人所取得的生产力的总和决定了社会状况”。无产阶级社会革命的目的是解决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死结,用全新的社会主义公有制解放生产力,创造更美好的人类生活。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深情地说:“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共产党人通过接力探索努力解决的重大问题。”我们要勇于全面深化改革,通过调整生产关系,自觉激发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活力,通过改善上层建筑,自觉适应经济基础发展的要求,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有规律地向前发展

然而,我们并不总是有如此清晰的理解。如果说1949年的民族解放和人民解放,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一蹴而就,完成了自己的工作,那么生产力解放的过程是曲折的,充满了艰辛。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不断修正伴随着共和国70年的发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年后,曾经被破坏、有待恢复的古老山川基本清理干净。到1952年,工农业生产已经完全超过解放前最好的一年。

奇迹般的恢复让人们相信新的奇迹。1953年9月,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决定开始社会主义革命: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逐步实现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逐步实现农业、竞争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毛泽东在一份文件中写道:“这条主线是照亮我们所有工作的灯塔。”

个体农业的转型路径是在互助小组的基础上发展拥有土地股份的初级农业合作社,逐步向土地公有的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过渡,实现农业集体化。土地公有制的深刻变化导致农业生产和收入增加,并受到农民自发的欢迎。

1952年,河北农民王国范团结了村里23户最贫困的家庭,建立了一个初级社会。俱乐部成立之初,俱乐部里唯一的驴子和四分之一的使用权属于没有加入俱乐部的村民。因此,人们称他们为“三条腿的乞丐俱乐部”。然而,正是有了这三条驴腿,穷人俱乐部在第二年发展到83户人家,每亩粮食产量从120多公斤增加到300多公斤。

毛泽东在主编的《中国农村社会主义的高涨》一书中提到了王国范:“我认为这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难道6亿穷人不能靠自己的努力在几十年内成为社会主义富国和强国吗?”

在农业合作社运动如火如荼的时候,对立产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同时进行。通过国家资本主义由低到高的实施,最后通过公私合营,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就完成了。到1956年1月,中国最大的工业城市上海宣布,该市已有10多万个私营工商业家庭实行公私合营。“红色资本家”荣毅仁在庆祝游行中说,“社会主义改造给我带来的损失是我从剥削中获得的一些个人利益,但我获得的是一个繁荣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

1956年秋天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收获季节。今年9月,新中国成立后召开了第一届党代会第八次会议,正式宣布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基本建立。此时,距离上次党代会已经过去11年了。在过去的11年里,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经历了两次伟大的历史变革: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完成。

也是在这次会议上,刘少奇代表中共中央在政治报告中指出,我国的主要矛盾不再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而是人民对经济文化快速发展的需要和目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矛盾。

1952年9月,毛泽东在中央会议上提出,基本完成社会主义过渡需要10至15年的时间。然而,生产关系中如此深刻而剧烈的革命性调整最终只用了不到4年的时间。

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几乎与“三大转变”同时实施。从一开始,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就表现出生产力的极大解放,深刻影响了中国经济在未来几十年的发展。

这五年是新中国经济效益最好的时期之一,特别是工业化进程迅速。它的成就远远超过了旧中国的一百年。工业总产值的年平均增长率达到惊人的18%,而美国的增长率为3.6%,英国为3.8%,资本主义发展最快的国家日本仅为15%。世界被这样的经济奇迹震惊了,对社会主义经济制度释放出的巨大能量和活力感到惊奇。

作为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十五年计划”的制定实际上是“摸着石头过河”。负责制定该计划的具体任务的陈云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我们在制定该计划方面缺乏经验,也缺乏足够的数据。因此,该计划具有数字性质,需要在此过程中进行修订。”第一个五年计划草案修改了五次,经历了曲折和艰难。到1955年7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该计划时,该计划已经实施了两年半。

这一时期的伟大成就之一是诞生了一批“共和国长子”:鞍钢、沈飞和WISCO……1956年7月14日,长春第一汽车厂的工人迎来了非同寻常的一天。新中国的第一批国产汽车就是在这里生产的,这个品牌的汽车被称为“解放”。

这是一个胜利的歌曲和朝气蓬勃的青年时代。中国青年站在时代的前沿,创造了一个新的青年中国。

鞍钢轧钢厂高级技工王崇伦30岁前发明了“万能工具轮胎”,被誉为“走在时代前面的人”。

不到16岁摸索出“细纱工作法”的郝建秀,“一个人改变了整个纺织业”

广东十一选五 摩斯国际 河北十一选五 内蒙古11选5 云南快乐十分

上一篇: 英国伦敦逮捕1600多名环保示威者
下一篇: 检察机关如何服务优化营商环境?走,去听听企业和人大代表怎么说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 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2018-2019 ynsyc.com 小濮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